1

分享

【文學酒窖】Week 10 - US Pinot Noir Rosé vs. 弱水三千

  

挑戰酒款:US Pinot Noir Rosé 美國黑皮諾粉紅酒

選酒:Canyon Road Zinfandel White 2019 (US) 加州金粉黛粉紅酒

氣味:果香濃郁,草莓味為主。

口感:微甜,有非常細微的氣泡,帶起酸味與甜味平衡融合。

粉紅酒就是在製作白葡萄酒前加上浸漬時間。有三種製作粉紅酒的方式:
浸泡法(Maceration Method):讓葡萄皮在酒液中浸泡,時間較短,發酵之前就將葡萄汁與皮分開。
放血法(The Saignée Method):釀造時先取出10%的酒液,這些被釋放出來的汁液,就會用來釀造成粉紅酒。顏色通常比浸漬法的粉紅酒顏色來的深,而且也會有更多的香氣。
灰色葡萄酒法(Vin Gris Method):從擠壓葡萄的過程中自然產生淡淡的粉紅色,不再透過刻意浸泡來產生顏色。普遍使用在果皮顏色較淡的品種,像是美國的黑皮諾(Piot Noir)、法國的加美 (Gamy)`、仙梭(Cinsault)。
延伸閱讀:皮薄又多才多藝的黑皮諾,釀出截然不同的四種酒
這一次的挑戰酒款是用灰色葡萄酒法釀製的黑皮諾粉紅酒,但是在一般超市很難找到,所以自作主張用白金粉黛 (White Zinfandel) 代替,其實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,黑皮諾粉紅酒酸度高,白金粉黛甜味較明顯與酸味適度平衡,口感上很不一樣。不過我倒是很喜歡金粉黛這個名字。
延伸閱讀:粉紅酒,不好嗎? @Oceanus
葡萄酒 閱讀 品酒筆記 文學酒窖

圖片來源:winefolly.com

粉紅酒顏色美妙,濃一些近乎桃紅,熱情奔放,淺一些淡粉淡橘,柔軟可愛。放在閱讀上面,合該配著愛情故事。
簡媜寫過一篇小說《弱水三千》,收錄在一本名為佛教小說選的同名集子裡,1987年出版。大學時在學校圖書館裡讀到,可是好喜歡這一篇,還影印下來保存,翻閱幾次,訂書針處都快脫落,不敢再翻了,收在娘家房間的抽屜裡。
後來簡媜多寫散文小品,不見小說集結,沒想到二十幾年之後,終於重見《弱水三千》,妥妥的收在這本《十種寂寞》
《弱水三千》講的是有緣無份的愛情,我猜測莫非是向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致敬之作?主角趙聖宇和梅運,相識於文學院研究所,一見傾心,談及古典文學,此意知彼意,說了上句接得下句,引以知己。只是最後趙聖宇別娶他人。
然而1987年舊版和這次收錄的《弱水三千》在細節上有一個重要的改寫,舊版裡面趙聖宇結婚之後寄了一卷字給梅運,卷軸裡寫了一句「家書抵萬金」,讓梅運如晤其人,心裡想著她是趙聖宇「今生今世苦無良媒的室家」,心裡不捨,又惦記著趙聖宇做此決定(娶別人)的身不由己,為了平息他的愧疚,立即手書一封,「我與使君皆白首,休誇年少風流。」讓人覺得梅運這莫名委身,有些不甘,之前趙聖宇不告而別回鄉結婚給她的傷痛,就此一筆勾銷了嗎?新版的處理我覺得很好,梅運收到厚厚的信,原信未拆寄回,附上一紙箋:「世事一場大夢,人生幾度新涼。」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。新版還多了一些描述,在學校還是有聚會宴飲的場合,兩人維持同窗的情誼不冷不淡,彼此客氣,一回餐敘,兩人比鄰而坐,趙聖宇給梅運盛了一碗湯,梅運雖言謝卻始終沒動那碗湯。「這女子分是分,寸是寸,盡在不言中。」  我以為這樣寫來更符合梅運的個性。
爾後,兩人同在母校教書,雖同用一間研究室,但幾乎不見面。一日梅運與導生在研究室會面,舊版的梅運離開時還著手整理了一下趙聖宇凌亂的桌面,心裡嘆氣「這地方再亂再荒蕪,她的太太是插不上手的。」當年青春正盛時讀來頗有底氣,你那太太就是不懂你,只有我懂!但現在看來卻是慍怒,梅運作什麼伏低做小呢?負她的是趙聖宇又不是他太太!新版的調整甚好,兩人的研究室不在同一間,僅僅隔壁而已。兩人在走廊上相遇,趙聖宇不禁脫口而出:「我欠妳一個解釋,這些年一直放在心裡,很苦。」梅運拒絕了他的解釋,也拒絕了他的苦,轉眼看著小孩說:「多可愛的孩子,這就是最好的解釋了。」這一句不閃躲也不接招,接著後來得知這兩小孩以梅運為名,那「轟然欲暈」的情緒就比較合理,兩人此前的交心相知都可以交代了,最後也才能得 「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」的不須言語、淚怨苦甜皆無的悠然。
多年前待在圖書館燈光昏暗的角落裡讀的舊版,是簡媜當年的詮釋,也是我那時的青春嚮往;同一個故事在三十多年後再看,愛情的本質未變,但是對待愛情的態度已經有了進步。
梅運終於揮手道別,一世姻緣已過,返身走入春天景色中,再也無憾。
簡媜在後記說是《十種寂寞》集結收割了幾個小人物的故事,於我,那待在陰暗圖書館裡的淡淡青春,也因此收割下來了。
謝謝。

葡萄酒 閱讀 品酒筆記 文學酒窖

White Zinfandel

#葡萄酒  #閱讀  #品酒筆記  #文學酒窖 
分類:生活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【文學酒窖】Week 9 - California Chardonnay vs. 我輩中人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